“幽兰花,为谁好,露冷风清香自老。”刘伯温若彼时到过大理,一定不会发幽幽此叹。薰院亦是芝兰之院。在这里,兰只见素雅高洁,没有都市人概念里的娇贵,难以侍弄。

     “中国兰花在云南,云南兰花在大理。” 不知是兰花的素雅高洁增添了大理人的从容,还是大理人的从容彰显了兰花温润平和的本性。确定的是,人和花一样,在祥和,怡然,大度,从容的氛围里,最能彰显内心深处温润和煦的本我。

     《幽梦影》里说,兰令人幽。人幽则心静,心静则从容。在芝兰之院,观芝兰之秀,嗅芝兰之芳,品芝兰之雅,何妨放下疲心,低眉浅笑,抛却红尘俗世种种沉重,就这样心静水清的任随时光慢慢徐行 。


Powered by CloudDre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