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理时时是不同的,在酒店的客房内,我们给你留了足够大的窗户,有一堵墙那么大,帘子拉开就是晨暮的纠结,就是粉日的登场。依着窗栏,你会看见黛色的苍山,苍山上各种丰饶或浅显的云。炊烟还早些,家家户户灰檐上流连的是雾气,大理洱海特有的雾气。

    有一股淡水的味道,像白族姑娘伶俐的手,早早把空气刷洗了一遍,缅桂树也满意到饱胀。


Powered by CloudDream